依依moi

智障儿童依依
全职 喜欢杰希乐乐
刀乱 爱着堀哥喜欢安清鹤一期
aph米英不拆 我爱他们
es出坑ing 腐向leo泉乙女向leo杏

【请大家放心】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

LOFTER官方博客:

下午收到用户反馈,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部分误伤,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请大家耐心等待。




请大家放心,经跟审核部门确认,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请放心使用LOFTER!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



【全职bg】与他的早晨

练习作!最近才入的坑 欧欧西预警
应该还会有其他人的 先写王杰希 祝咱们的魔术师生日快乐☆





你有一个小习惯,那就是喜欢看日出。

生物钟使你早早醒来,你看眼身旁的人,近日因为比赛忙得焦头烂额的王杰希眼下还有一圈淡淡的黑眼圈。你不禁有些心疼,打消了想与他一起看日出的想法,蹑手蹑脚地起床,替他盖好被子后在鼻尖轻松一吻,便悄悄地关上门离去。

还有一点时间,不如去泡杯牛奶吧。

轻车熟路的打开小夜灯,从橱柜里拿出热水壶烧水,又拿出两个情侣样式的马克杯,往里面加着奶粉。他比较喜欢偏淡的,你却是喜欢较浓的。刚同居那会还为此事争吵过,当然,只是你单方面的生闷气而已。你不禁一笑,那几天想向他道歉却又感觉拉不下脸的时候,他倒是主动承认错误。在这方面,王杰希确实比你主动一些。

等你从回忆中抽出身来,天边已泛起了鱼肚白,房间里也弥漫着一股奶香味。你拿起两杯牛奶,一杯自己微呡一口,另一杯放在王杰希面前。他早就醒了,你也早就知道,只是没有拆穿他。你想让他好好睡觉,他想与你一同看日出,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你两之间游荡。谁都不会去拆穿谁,静静的陪伴在所爱之人身边就好。

“打扰到你了吗?抱歉啦。”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今天俱乐部没事?”

“没有,今天放假。”他看了你一眼,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小孩子。你放下杯子情不自禁地揉揉他的头发,却被他抓住了手腕,直接扯到他的怀中。

“你干嘛。”你不满地闷哼出声,调整一下自己的位置,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后像只小猫一样窝在他的怀里。

“惩罚。”王杰希低下头,像刚才那样轻啄了你的鼻尖。你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刷”的一下红了半边。

还真是小孩子!

你装作不满的推推他,他笑着往后退了点。他的眼睛微眯,狡猾地像只刚偷出小鱼干的猫,得到胜利果实般喵喵的叫。你扯扯他的脸,他揉揉你的头,搞得你又莫名一阵火气。

“不玩了不玩了,补觉去。”你刚准备起身,才发现初日的阳光已经照亮了房间的一角。你惊喜地往窗户外一望,东方的天际出现一条红霞,紧接着它冲破云层,将所及之处染为橙色,温暖的阳光渐渐扑撒在你脸上。你转身看着王杰希,他并没有看窗外,而是看着你。他被日光所照耀,身旁细微的灰尘像是给他度了层金边,他的眼睛因光而闪闪发亮,你仿佛看到他眼中的万千星辰。

“看够了?天使小姐?”王杰希看着你,你逆着光,看起来真的与下凡的天使有些相似。

“看不够,永远看不够。”你捧着他的脸,凑得更近了些。“魔术师先生又用了什么魔法,让我如此迷恋你呀。”

他没有说话,将你抱紧了些,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你的耳畔,

“让你爱上我的魔法。”



“哦,对了。”你凑上去偷亲他的眉。

“魔术师先生,生日快乐。”你偷笑着看他,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在他耳边说道:“有想要什么礼物?”

“你。”

“王杰希你个臭流氓现在还是大早上的不要乱......唔......”

算了,随他吧。

TBC.

         ——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我的魔术师。

练习

阿尔弗雷德问过亚瑟要不要和他约会。

那个大男孩带着一点青涩的笑看着他,而另一个从外表上看起来更小的男人偏过头,绯红迅速从耳根窜到脸颊,小声地骂了句笨蛋后随便拿了几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不过他也没说拒绝啊,还是有希望的吧。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悄悄打开了房门。墙上悬挂着的古老的时钟告诉他现在已经是12点半,另外那位老人家已经躺在床上了。

当然啦,躺是躺下,睡没睡着那可就是另当别论。

不过比较意外的是,桌子上静静地摆着两个杯子,一个是已经洗净茶杯,还有一个是还带有微热的牛奶,很明显,泡这杯牛奶的人是因为看到他十分钟前要回家的短信匆匆忙忙泡好的。你看,杯底下还有些奶粉沫。

阿尔弗雷德他想,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什么都不是的摸鱼

一片黑暗,一片混乱。
我听见了武士的嘶喊,他们在战斗,为着他们所信仰的“诚”而战斗。
身为冲田总司的爱刀,当然是最先冲到前锋,为主人杀敌,斩去所有阻挡于他之人。
但又为何,您的手正在颤抖。
摇摇晃晃地来到了二楼,不好的预感从深处蔓延。我不能说出来,只是一把冰冷的刀刃,又何来“心”这一说?

他的身躯突然一倒,在斩除最后一个浪人之时。
我慌张地看向他,身体却动弹不得,只能用尽我所有的力量将他扶稳。他看着我,眼睛流露出震惊与悲伤。
我?怎么了吗?
原来是衣服被磨破了啊,毕竟杀了那么多人,难免会有点破损嘛,回去缝缝就好啦。啊......指甲又被磨掉了,明明出来之前才新染好的,看来又要重新染个了。不过手上沾满了鲜血,倒也是个不错的颜色,
只是这么一身血回去,那家伙肯定又要发牢骚吧......
泪水从我的手掌穿过,当我还在惊讶于身为刀剑为何会流出眼泪时,那个少年抱住了我。
“加州清光......对不起......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没关系,我很感谢遇见你。
那么,加州清光,又是谁的名字?
我的思绪飘向远方。

【レオ泉】(一辆破三轮车要什么标题

*日常耍流氓1/1
*大概是黑恶势力老大leox卧底泉的故事((←什么东西
*没问题的话请↓

“セナ。”

他唤着他的名字,在他脖子上又留下一个痕迹,拥有暖色头发的他抬头,深绿的瞳孔里好像包涵整个世界。那双眼睛满意地打量面前的人,那人脖子上昨夜欢爱过的痕迹还没有消失,蓝宝石般的眼珠已经失去原有的高傲,灰色的发丝早已被人揉乱,原本的衣服挂在腰际处,领带和外套被丢到了地上,下身更是糟得一塌糊涂。

“セナ。”

他又唤了一声,沙哑的音调刺激着濑名泉的耳膜。他用手背遮住自己的眼睛,他不想面对上面这个男人,这是他现在的想法。

“セナ真是,明明暴露了身份还来找我,真的不怕我处刑吗?”

月永レオ笑,翻看着从濑名泉外套里掉下来的小册子,“那个那个,我看看......10月13日,在12A区一带有大批武器交易,朔间凛月执行......真不愧是セナ,这都查到了。”他对他笑着,与平日的不同,这是带着寒意的笑。

“哈?那明明是王你太大意......哈啊......”身下的人本想反驳,却被体内突然活动的物体打断了话语。安静的房间里,交合的水声被放大了几倍。

“居然还叫我『王』吗......セナ你果然很有趣!”他丢掉了那本小册子,双手死死地抓住濑名泉的肩膀,疯狂的在泉的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身下的动作没有停,每次的进入都会触碰到那柔软的一点。濑名泉捂住自己的嘴巴,为了不让自己羞耻的声音漏出来。
月永レオ将他的手扳开,随即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他的舌头诱引着,诱引着他发出甜美的声音,诱引着他吃下甘甜的禁果。

“嘛,既然セナ自己找上门来,那我就告诉你一件事好啦。”月永レオ带着笑意的注视着他,“我啊,很喜欢你的眼睛哦,”

“如果视线相交的话,就无论如何也会想要去得到。”

“恭喜,你成功的跑不掉了哦。”

“卧底先生。”

——END

ps.本来想留到泉总生日的时候发了但是因为手贱就XD先祝泉总生日快乐啦!
pps.好怕被和谐((

【leo杏】一个小段子


月永レオ发现了一个杏的小秘密。

他曾经在走廊里寻找灵感的时候看到过杏。

她抱着一叠文件,看样子有些吃力,可嘴上却是愉快地哼着曲子。

虽不如专业偶像般的精准,但也确实吸引人。就像新生雏鸟的啼叫,清脆悦耳。不过有的地方发现变了调子后小声的说“抱歉抱歉”也是只有杏才能体现出来的可爱之处呢

不过为什么会说抱歉呢?

月永レオ心里很清楚,

这可是他写的曲子啊。

レオ拐了个角,一边说着些什么一边又拿出了一张新的乐谱。

“啊啊!宇宙人又发来新的灵感!这首曲子——”

“就留到我和杏的婚礼上好了☆”

【速度松】未命题

速度松 be(?
公司经理osox作家choro
choro第一人称注意

0
可能是在某一刻,使我又想起了你。
那个已经离去的你。

1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总之人生就是那么的奇妙。估计谁也不会想到,曾经的家里蹲在两年后会变得如此出名,基本都混到了很不错的职业。就算是被称为长男小松成功运用了自己的油嘴滑舌,在一家公司做着经理。
可惜,他在一年前失踪了。
从小松失踪的那天开始,我的心情开始变得糟糕,有时可能看着桌上的合照,我就会莫名其妙的流出眼泪——
那是我们确定关系的第三个月,在一家游乐场的合影。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天可是个大晴天,他牵着我的手几乎把游乐园所有地方都逛了个遍。最难得的是,他竟然能把玩小钢珠的钱留着,就是为了这次的约会。
“难得我能把钱省下来来玩哦,可不能辜负了你男朋友我的一番好意呢~”他笑着对我说。
“真是的,我又没有让你带我玩,搞得我好像欠了你什么一样。还有,我什么时候承认你是我男朋友了。”我虽然有些变扭的说着,但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甜蜜。
“唉没有吗,我记得你那天在床上————”“闭嘴!!”
我佯装生气地背过身去,他好像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从背后突然一下抱住了我,还不要脸地蹭了蹭。
“轻松啊,”
“嗯?”
他难得地用温柔的语调在我耳边悄声说着,我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下来。不过幸好当时游乐园已经没有什么人,要不然看到了我红出血的脸可就丢面子了。
“等我工作了,我能给你幸福的哦。”
我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手,轻轻说道:
“嗯。”

3
清晨的阳光从被拉紧的窗帘中露出光芒,但那刺眼的阳光着实让我感到不爽,只好把窗帘重新拉紧,把自己再一次封锁在这个灰暗的空间里。
“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让我反射性的跳了起来,把眼镜带上后又措不及防的被地上的方便面盒给绊了一跤。
原来,我已经把自己锁在这里那么久了吗......
好像是感到房间里的不对劲,外面的人大喊了一声:
“轻松哥哥?”
啊,是一松啊。我叹了口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后起身开门。
“真抱歉啊一松。”我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一松貌似并不怎么在意,说了一声“我进来了”就找了个地方坐下,但又皱了皱眉。“好黑。”一松看了我一眼,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打开了灯,突如其来的灯光让我眯了下眼睛,适应光亮后坐到了一松面前。平时要是没什么事,他基本不会来找到我。
一松望了望四周,最后变成了盯着我,这才让我想起房间里满地的方便面盒和已经塞满烟灰缸的烟头,当然也包括掉在地上的稿纸。不知道的人估计还真的以为这里才被小偷光临过吧,我想着,但嘴里还是说着些“非常抱歉”“家里还没收拾”,未等我说完,一松就先开了口:
“你还是这样。”
“什么?”
“还是记不起来吗?”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解地看着他,随后学着那家伙一样露出人畜无害的笑。
“你在逃避。”
“我在逃避什么?”
我就是在逃避
“我本以为一年过去了你会好很多。”
怎么可能。
没了他,我怎么可能会活的好。
“明明小松哥哥都已经——”
死了。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我把头埋得死死的,一松也没说什么,起身朝着玄关走去。好像是忘记了什么,又或者是故意说的,
“明天是他的忌日,我希望你看到你的身影。”
门被关上。
这个空间又只剩我一人。
我蜷缩在沙发上,失声痛哭。

4
自从他死后,我就日复一日地把自己埋在晦涩的文字里,写出我自己最黑暗的一面。读者一开始是担心,到后面是嫌弃,最后到放弃。连总编也发来几个表面上是慰问实际上是讽刺的邮件。
那又怎么样。
我还记得,那个冬天,我成功拿到第一笔而且数目不小的稿费的时候。我刚一脱鞋,就被那个还穿着红色卫衣的男人抱住。
“恭喜啊撸松~”
“真是的,谁是撸松啊。”
我有些变扭地推开他,在玄关解下自己的围巾,一抬头就看见了他的笑。
不是那种平日里人渣一样的笑。
那是发自内心的笑。
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

5
*胆小鬼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我又何尝不是那个胆小鬼呢?
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幸福交织着恐惧度过。
我很害怕,这幸福是否只是昙花一现?
我多次告诉自己,这只是你的作者神经太敏感了而已,你看,他还在。
可是现在,他还在吗?
当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他的墓前。
[松野小松 松野家长子 享年27岁]

6
这里是热海。
没有杂志上的晴空万里,只有一片又一片相连的乌云。空气也是闷的不行,我感到自己都有点快要窒息。
恍惚之间,我好像又看到了他拿着杂志对我说:
『我们不如去这里举行一个隆重婚礼吧!』
『哈?开什么玩笑——』
『哎?』
『别......叫太多人......』
我转身,不想想太多,但仍不想面对他,背对着墓碑,抽泣。
这样,也算是一种了结了吧?
刚放下的雏菊被风吹散。

*
出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END

ps:总算是把这个坑给填了orz,很久没有碰过速度了,ooc是有的,而且还烂尾orzzzzzzz

【米英】一个随笔

·诈尸
·很久没写过米英了,ooc肯定的orz
·米第一人称,设定为英已经灭亡

这是一个梦。
我梦见那个人从草丛里探出头,向我这边瞧了几眼,然后对着我笑了笑。
我没敢动,傻傻地站在草丛里。看样子我很矮,那些草都快拦住我的脸了。
那人朝我走过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而我也不想管他说了些什么,只依稀看见了他沙金色的头发。
梦里的我笑着朝他跑去,但我还没触碰到他,梦就醒了。
我使劲的从脑海里寻找着他的样貌,却只记得最后一幕那双眼睛柔和地看着我——非常好看的祖母绿。
很美。我的大脑给出了这个答案。当然要是能忽略那对滑稽的粗眉的话。
今天是一如既往的阴雨天,给本是美好的早晨蒙上了一层灰。又一如既往走到洗漱间,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脸上还挂着泪痕的我,不禁笑出了声。
他不在的三千六百五十天,我日日都是这样。
我,可真是脆弱不堪。
那这份模糊的爱,还能持续多久呢?

【米英】Can you marry me

•英诞贺文√
•各种ooc
•小学生文笔orz
•bug多orz会找时间大修的orz


清晨第一缕阳光撒在有一头沙金色头发的男人身上,那人可能觉得阳光有些过于刺眼,便向自己面前的男人怀里靠近了些,来避免自己被那烦人的阳光而打扰到自己的优质睡眠。
另一个男人貌似还在梦中,突然一下抱住了窝在怀里的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一般,不肯放手。怀里人先是挣扎一下,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把他抱得死死的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掐了一下他的脸。
“起床了。”
“好吧亲爱的,虽然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睡一会。”没了眼镜的阻碍,被一双还带着雾气的天蓝瞳孔盯着以及些许快要哭的语气,有谁会支撑的住呢。亚瑟知道自己最受不他这招了,稍微扭动了一下,又继续窝在阿尔怀里睡了。
于是这就成为他们睡到中午的理由。
当钟缓缓地指向12点,床上的两个人才起来,轻轻交换了一个吻,但是他们好像发现有两双眼睛盯着他们——
“哦天,阿尔弗雷德看看你,把阿尔夫和亚蒂忘了。”亚瑟有些心疼地揉了揉两只猫的脑袋,两个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叫了声就往亚瑟身上扑。但是貌似又感受到旁边冷清的目光吓得一抖。
“亚瑟。”沉默了一会,阿尔总算是说了句话。“那么可以起来了,你先去——”“亚瑟。”看之前的说的没什么反应,又换了各种撒娇的语气喊着。“亚瑟亚瑟亚瑟——”“好了好了。”亚瑟轻叹一口气,使劲揉了揉这只大型金毛犬的头,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唇印,然后使劲推了一下他,“这下可以起来了吧,笨蛋。”
等亚瑟洗漱完毕之后,发现阿尔弗雷德这个家伙早就准备好了早餐。嘿伙计,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么快弄好早餐的原因。
亚瑟随便瞅了一眼在后花园不知道在那里鼓捣啥的阿尔弗雷德,他正在修花园的小栅栏,种在外层的那些花们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花瓣。当然,这些不用想肯定是那两个小可爱的杰作,因为自己不让它们在家里随随便便地打上一架,所以它们便把打架的地点移到了后花园,从而殃及到小花们。
是时候应该给它们来点惩罚了。亚瑟心里这么盘算着,又在此把目光移到了阿尔弗雷德身上。还没换衣服的他只穿了一件背心,身上的肌肉显然可见,没有平光镜阻挡的蓝瞳孔透露出的是十分认真的神色……
或许是眼神太过于炙热,阿尔弗雷德也貌似发现了亚瑟的目光,转过头给亚瑟回了一个微笑,大喊了声“牛奶要凉了哦!”接着又回过头干着手头上的工作。亚瑟怔了怔,轻咳了两声,右手不自然地摩挲着鼻尖,之后用左手抓起杯子猛得一灌。意料之中,他差点被牛奶呛个半死,最后还是阿尔跑过来拍了拍他的背才好那么一点。
“嘿亚蒂,怎么那么不小心DDD”“没什么…”“是不是看hero我出神啦☆”“滚!”
死ky!
亚瑟暗暗骂了一声,红晕却一直留在耳后。阿尔在亚瑟额头上又留下了一个轻吻,又回到了后花园继续他的工作,留下亚瑟一人脸红的像个刚成熟的苹果。
——————————
下午没什么事,那就只好看看书了吧。亚瑟这么想着,随手从书柜了拿出来一本书,靠在椅子上看着,照在身上毯子的阳光也散落到地上,脚下两只猫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蜷缩在亚瑟的脚边。
现在,阿尔在干嘛呢?
其实在亚瑟洗完碗后阿尔弗雷德就出门了,出门前还对亚瑟神秘兮兮地笑着,“hero可是要去办大事哦!”说完就出去了,留下亚瑟还很懵比地坐在沙发上。
亚瑟只要一发起呆来,就会回想起学生时光的那些事。他正好是学校里的学生会长,也正是因为这个身份让他遇到阿尔弗雷德。
那年,阿尔弗雷德是学校里有名的不良少年,什么打架啊抽烟啊翘课啊全都干过。更让老师们苦手的是,虽然阿尔弗雷德没上过几节课,但次次考试基本都是满分,所以也被冠上了“天才”的名号。
就是在这时,亚瑟遇见了阿尔弗雷德。
亚瑟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是在学生档案上,那时他正好在处理关于校园贩毒的案件,而正好,阿尔弗雷德就是当事人之一。
后面…是怎么了来着?哦对,当时学生会抓到人后,就把他们交给亚瑟处置。亚瑟刚开口准备说教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目光一直没从自己身上离开过。
好的,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在学生口中臭名昭著的阿尔弗雷德竟然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翘过课,校园里的风气也不知为何好了不少。亚瑟不知道,当然他也不想知道。那在之后,亚瑟收到了各种未署名的情书,从笔迹来看应该是同一个人,一连串花体英语确实好看,但美式英语乱七八糟的句型也着实让他讨厌。
后面他们之间貌似也没了什么交集,亚瑟也不太记得清楚了,只记得在毕业那年,阿尔弗雷德从晚会的人群里把他拉出来,站在台上大喊:
“亚瑟•柯克兰!毕业后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这简直是在宣誓自己东西的所有权。亚瑟捂住了自己红得滴血的脸,他从来没想过一切会来的那么快。当然,他肯定是对他有好感的。亚瑟僵硬地点了点头,随后就被阿尔抱在怀里,在灯光下拥吻着。
毕业后,阿尔弗雷德还在到处打工,亚瑟也被哥哥们安排到了一家企业公司当个普通白领,不过他们的确是在一起了,恋人之间应该做的事情也做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帮对方戴上那枚戒指——
那枚纽扣着一生的指环。
亚瑟想到这里就有点郁闷了,转身便沉沉地睡下。
——————————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挂上了黑幕。屋子里没开灯,一片漆黑不禁让亚瑟有点小怕,不过他相信他的那些“朋友”们是不会突然冲出来吓他一跳的。
他披上毛毯准备顺着墙开灯,但刚一伸手就被黑暗中的另一只手抓住了。
“嘘。”
“阿尔弗雷德?”
阿尔对他眨了下眼睛,然后拉着亚瑟向后花园走去。亚瑟貌似从黑暗的地方,看到了后花园中若隐若现的火光——
那是围成爱心形的蜡烛。
“好了,接下来你应该知道我会做些什么了吧——”阿尔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白色盒子,单膝下跪,抓着亚瑟的左手轻吻一下,对上那人已经起了水雾的幽绿瞳孔,缓缓道:
“本来想更早对你说的,但是像求婚这种庄重的场面,没有戒指可是不行的吧。”阿尔把那个白色的盒子像是炫耀似的在亚瑟面前摇了摇。
“这是我这段时间打工的钱攒下来买的,要是不答应的话我可会很生气的哦,当然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从遇见你的那天,我就觉得我貌似这辈子就要跟你挂上勾了。但当时你是学生会长,而我只是一个社会的小混混,我们两个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所以啊,我为了追上你特地‘改邪归正’了唉。噢,这时候我是不是需要赞叹一下爱情的伟大?”
“毕业那天你给我的回答是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我们明明没有什么很多的交集——呃,除了那些情书?真是感谢上帝能让我和你在一起啊。”
“肉麻的话貌似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那就直接进入正题吧。”
“我爱你,爱你身上的每一点。所以,”阿尔把那枚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这并不算是一枚好看的戒指,但此时却被烛光照得异常耀眼。
“Can you marry me?”戒指被慢慢推送到亚瑟左手的无名指上。
“你的回答是?”
亚瑟笑了,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他终于,终于等来了这天。
“我愿意。”




END


ps:能不嫌弃看到这里的妹儿真的非常感谢qwq结尾有点赶,结果写出了貌似跟生日没什么关系的文orz不过只要这两个笨蛋能在一起我就自己心满意足啦!XDD



这里!!无论看多少遍都觉得超棒!!!!苍原的眉眉超好看嘿嘿嘿^q^【xx